某路过的骑士

【流神】重生非人小番外(1)

时隔多日开更重生之我不是人的番外

日常,短篇,没头没尾,主打欢乐

更多少看我想象力有多少,暂时不发新文

最近补了闪灵二人组,可能会写这个番的文文

以上

—————————————————————

—————————————————————


麻桑,他是这个世界当之无愧的天选之子,拥有着别人几辈子都求之不来的幸运,就是这样一个与狛枝凪斗的超高校级幸运有一拼的普通男人,此刻的他…

…………

……………

………………

想买一张彩票!!!


今天买一定会中奖的吧……这是麻桑踏进家门看到眼前景象后的第一个念头,麻桑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何种心情去面对眼前的场景:一只身裹破布条子,披散着一头灰的发乌,且像拆了一半但没完全拆开的脏辫儿的霍拉,正仰在自家沙发上“养神”。



别问为什么它是霍拉而不是其他外星生物,凭着麻桑在离谱世界积累的离谱经验,它不仅是只霍拉,还是一个等级不低的霍拉!那只蓬头垢面的霍拉也听到了门口的动静,把脸从毛发里探出来,黑面獠牙和灯泡一样发光的双眼,让麻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俩者视线对接,麻桑还没有动作,反而是霍拉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对着看不见的空气墙就是一爪子,麻桑就愣愣的看着空气被撕开了裂口,霍拉它跳进去是逃脱,麻桑他被卷进去是冤种……



于是乎,麻桑又双叒叕离开了自己的小世界,掉进了时空裂缝里,耳旁如同龙卷风在呼啸,打在身上生疼,就像被深冬的冷气冻的脆弱的皮肤绽开大大小小的血口,周围的光芒闪烁交映,像一直变幻的北极光开了倍速一样,令人头昏脑胀眼冒白光,迷迷糊糊之间,麻桑感觉似乎被人拉了一把,在这些异状消失之前,便晕了过去



“嗯?”御影分神的一刹那便被霍拉夺得攻击的空隙,“御影!”,流牙腾空越过霍拉稳稳的挡在御影面前,利剑一起一落霍拉的双手应声落地,御影回过神侧身绕过流牙快速给予霍拉致命一击,“神牙,怎么了?你平常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阿露瓦金属的女声传来,流牙也向御影投来担忧的目光,御影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可眼神中夹带的闪避却让流牙有些放心不下



“有什么事请一定要和我说,我们是同伴不是吗?不要一个人扛着”,流牙轻轻握住御影的手,一阵温暖从指尖扩散到整个手心,流牙传来的温度让御影格外安心,回握着流牙的手,御影轻笑道“我知道了,流牙,不要担心,真的没事”,“真的?”,“真的”,流牙张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但对上御影温柔的褐色眸子,流牙还是改了口,“那我们回去吧!御影”,流牙刚背过身去,珠目流转,御影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视线放远,远到肉眼不可及的另一端,唇角微微勾起…


“欢迎回来,井上正大”



“唔……这里是…”,麻桑四仰八叉的躺在空无一人的公园角落,麻桑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大概看清了所处的环境,这个街心公园不就是他家附近的吗?难不成兜兜转转自己又回来了?那也太幸运了吧!正当麻桑心里暗自窃喜时,一个沉稳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这里就是牙狼的世界吗?”,麻桑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猛地回头,笔挺的黑色西服,带有光泽的品红色绸缎内衬,浅棕色的短发和那最具标志性的品红相机,为什么门矢士会在这里?!



“门矢士,你怎么会…等等,你刚刚是说这是牙狼的世界!?”,“对啊,是我带你过来的,感谢我吧,不然你一个普通人落进那个裂缝早没命了”,说完扬手就是咔擦一声,将麻桑呆滞的脸印进了胶卷…好不容易我才回去,现在居然又回来了,麻桑简直欲哭无泪,为什么别人八辈子都遇不到的事,我短短30几年就遇到俩回啊!!



“别这么无精打采的”,身旁一阵沉默…“到别的世界旅旅游也不错”,还是一阵沉默…“也许我来到这儿就是为了带你回去…”,!!!



啊……在这个亮度微弱的街心公园,麻桑周身冒光的星星闪的士眼睛疼,士别过脸去摆弄手中的相机,浅浅来了一句“有精神了?”,“你不会骗我吧!你可是正义的英雄,不能说谎的”,麻桑关掉闪星星的特效悄悄把脸凑过去,紧紧盯着士,士无奈叹了口气,抬手将麻桑的脸推开,“你也敢这么盯着神牙吗?”,“?你怎么知道神牙的?”,“我大概知道一些”,“哦…这个问题问得多余了…嗯…那你来这个世界,是有什么事要做吗?”



按道理来讲,门矢士所去的世界都会有他要做的事或要帮助的人,而且根据需要他也会变换不同的身份,但是…麻桑上下扫视一眼,这就是士TV番外让逢魔踹死那一身啊,额,又想起21神主了,晦气,快忘掉快忘掉



士无视一旁内心戏极多的麻桑,摇摇头,“我只是路过而已,毕竟这是牙狼的世界,与假面骑士和超级战队的世界不同,是一个全新的构成体系,而且这个世界有他自己的救世主,就算我不插手,这个世界仍然会按照它原有的形式运作……比起我,你为什么不看看自己?”,士面无表情的指了指麻桑,麻桑低头一看,心瞬间凉了半截



这立领黑西服,暗纹腰封,不用想,略过额头阵阵冷风已经明示那张扬炸毛银发,现在就是自己的发型,为什么我又成神牙了,麻桑嘴唇微微抖动,试探的问道“那我…还是人类吗?”



士耸耸肩,嘴角勾起一个调笑的弧度,“是或不是,你可以自己试一试”,士后退一步抬手做请姿,“这…这怎么试啊?!”,麻桑不可置信的看着将这个舞台交给自己的士,士打量着没拿自己使用说明书的麻桑,说道“嗯…你想想你怎么演的神牙,然后他有什么非人类的特点,然后…变出来吧?”,士捏着下巴给出中肯的建议,但最后这个疑问句着实让人心里不踏实…



没办法,麻桑只好找自己附身神牙以及曾经表演时的感觉,非人类的特征,嗯……闭上双眼凝神静气,麻桑确实感受到自己体内似乎流动着除血液以外的东西,但是,它却像本身存在的各种器官一样自然而然在体内流动,它跟自己的一切都很契合…这种熟络反而让麻桑觉得陌生…肩胛骨的耸动,周身气流的变动,麻桑缓缓睁眼,左右望去,骨架分明支展着血雾满布薄膜的恶魔之翼,正随着麻桑一吸一呼的气息轻微摆动着,这对陌生的翅膀,麻桑却能像摆弄自己手脚一样轻易操控



麻桑不知所措的望向士,士举着相机按快门的手才停顿下来,迈着随性的步子走过来,用手指戳着皮质细腻光滑的翅膀,语气带上了一丝愉悦,“看来,有事的人是你啊,麻桑~”



“不要啊!!!”



评论(14)

热度(73)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