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路过的骑士

【流神】重生之我不是人了…(十)

完结撒花花~

—————————————————————

—————————————————————

神牙轻而易举的夺回了自己身体的主动权,脑中意识的时间流动与现实时间略有出入,神牙转过神时,流牙正十指交叉遮住半张脸,独自一人的沉思,霍拉神牙很清楚流牙在纠结什么,但他和感情丰富戏还多的麻桑不一样,麻桑会开导倾听,神牙是你跟他说他只会嘲笑顺便给你俩脚,神牙耸耸肩从半米多高铁架上跃下,流牙注意到动静抬眼间便意识到:换人了,许是应证了麻桑的话,流牙这次并不觉得意外,握着剑落在神牙的对立面


“准备好最后的告别了吗,流牙?”,神牙抽出利剑浑身散发出强烈的杀气,像是一个以杀人取乐的杀人魔充斥着血的腥气,流牙拔出剑顶着神牙的气场上前一步,眼眸里掺杂的异样情感慢慢被溢出的光芒覆盖,这种眼神让神牙总是又爱又恨,他喜欢能认真与自己一较高下的流牙,但却厌恶着魔戒骑士身上散发的正义光辉,压抑内心展露出虚伪,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但同时兼顾光明与黑暗的流牙,其内心的混沌以及自身无法预测的可能性,却让神牙沉浸其中,他渴望着能从流牙身上看到更多,更多出乎意料的可能,唯有他道外流牙,才能让自己得到真正的乐趣


浮现在神牙身上的欲望宛如毒蛇般缠绕着流牙,流牙舒展眉头轻挽了一个剑花,以即将开始的战斗回应着神牙的期待,“我没想好和麻桑的告别,但我会亲手,送你离开!神牙!!”,流牙嘶喊着神牙的名字,后脚猛的蹬地,整个人如收紧的弹簧迸发出去,挥剑的速度比上一场又快上了一倍,面对如同洪水猛兽的进攻,神牙显然更加兴奋,兴许觉得单单靠肉身打架的力度不够,俩人再一番缠斗后默契变身,至此战况更加激烈


轰隆一声炸裂,一黑一金的身影破墙而出,受结界的场地限制俩人的翅膀发挥不出太大作用,工厂外的众人闻声望去,黄金骑士牙狼大力挥舞着泛着白光的牙狼剑与神牙挥动的魔戒剑相互碰撞产生强力的冲击波动,空气中的半透金色膜布也为之颤抖,猛龙见状单手撑住铁皮从俩三米的集装箱上跳下来,顺手在腰间抽出刀作出战斗姿态,楠神也张开了弓,俩人正准备上前应援时,一只纤细白净的手臂挡住了俩人的去路,“这次,就全交给流牙处理吧”,莉杏抬着手臂,眉头轻轻蹙着,低垂的长睫掩盖不住情绪忐忑的眼眸,身后的打斗声此起彼伏,莉杏虽然担心流牙但仍是不愿让步,“这是流牙自己的意愿,拜托了,请让他自己做个了断…”,楠神和猛龙不由紧了紧手中的武器,同时叹了口气将武器收回,“啧,看着同伴奋力战斗自己却在最棒的观光席旁观,你们搭档俩可真是会折磨人呐”,猛龙靠着凹凸的集装箱,也许是对流牙和莉杏的做法不满,也许是对硌到自己的靠背不满,猛龙一拳砸在空有外皮的集装箱上发出巨大声响,成功收获楠神眼刀一记


猛龙瘪瘪嘴,垂着头玩起衣服上挂着的小零件,楠神将视线落回莉杏身上,拍了拍她的肩膀,“他没恶意,只是担心而已,我们是魔戒骑士,不可能看着同伴战斗,而自己袖手旁观,所以,如果情况不对的时候,请不要再阻拦我们了,好吗”,莉杏抿着唇点了点头,说真的,她又何尝不想进去帮助流牙呢……她转过身抬头望去,在黑夜中闪耀着光辉的牙狼铠甲照亮了莉杏的眼眸:流牙的话,肯定,会赢的


另一边,俩人身披铠甲打的不可开交,屋顶到地面,地面到屋内,破旧的工厂在此刻更加雪上加霜四面漏风,俩人兜兜转转又回到起点,人类的流牙消耗了不少体力,一个翻滚转身单膝跪地,另一条腿画出半圈支在一旁稳住身形解除了铠甲,霍拉的神牙先前积攒的能量也损失过半,剑尖拄地,一条腿半跪着,从漆黑的包裹里显露人形,俩人抬眼对上视线,不过三秒,俩把剑又碰在了一起,但相对下,流牙的力量明显占了上风


麻桑作为半个当事人,心惊胆战的观看“自己”和流牙的对战,这么直观的刀光剑影堪比5D电影,虽然是这么看着,但身体不自觉的会去躲闪那些砍不到自己身上的剑,眼瞅着神牙这边落了下风,麻桑不住吐槽着流牙犀利的剑法,“我知道…你很想…斩杀他……但你这砍的也太吓人了吧!!”,麻桑继续扭着身子躲避铺天盖地照头砍的剑,“你在干什么…”,身侧响起的声音吓得麻桑迎面撞上照脸砍的剑,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回头一看,神牙抱着双臂,以一种傲慢又有点像看什么不知名生物一样的眼神扫视自己,麻桑抱着头盘着腿缩在地上,刚才自己那副傻样不会全让他看见了吧……


“你什么…”,“剑砍不到你,我看了有一会儿了…你…挺灵活?”,………啊啊啊!!麻桑发出无声的吼叫,后面就不要说出来了吧,太丢人了!!!不想面对神牙此刻的眼神,麻桑把头埋进臂弯,“你不打架,找我干嘛”,闷闷又带点卑微的声音从皮肤的夹缝泄出来,而回应他的只有哒哒落地的皮鞋声,麻桑悄悄探出脑袋,透过薄薄的一层刘海,模糊间并没有看到那人的身影,“人呢?难道我出幻觉了?”,麻桑疑惑的挠挠头,共感给自己共出幻觉了,麻桑觉得自己现在精神有点过于敏感,考虑着要不断开连接自己在这等着结果算了


“你退场了,我会少很多乐趣的”,一只毫无血色的手搭上麻桑的肩头,冰凉的气息萦绕在麻桑耳边,一瞬间,各种恐怖片的经典场景涌进大脑,可惜麻桑并不是像大介那样胆小的人,作为时常去吓人的一方,该有的胆量还是有的,麻桑脑中空白着僵硬的转过头……“神牙!你就不能有点正常的出场方式!!但凡换个人就被你吓死了!!”,看到身后的神牙麻桑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拍掉神牙的手从地上爬起来掸掸裤子上不存在的灰尘,“你不好好打架,跑这儿吓人,我一个人类经得起这么闹吗…(省略100字)”,神牙双手插兜立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麻桑如同机关枪的嘴疯狂输出,抓住他喘气停顿的机会,神牙打断了麻老太太的絮叨


“胜负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神牙没有过多神色变化,仿佛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结果,熟知英雄剧本的麻桑自然也不惊讶,毕竟反派不败,不符合牙狼剧情,“所以,不打了?”,“不,只是快结束了而已,想必最后的结果你也是知道的”,昏暗的光线打在神牙的脸上使他的面色更加阴冷几分,不知喜怒,麻桑不敢有动作,这四周安静的连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都变得越发清晰,一阵沉默后,感应到什么的神牙仰起头看向顶上的虚无,明暗的光倒映在神牙深邃的眼中,像宇宙的俩个黑洞在遥相呼应,相互窥视,麻桑顺着神牙的目光望去,除了黑白麻桑什么也看不出来,神牙却抬起手指向他目光所及之处,“你看,那就是你该去的地方”


隐约间,麻桑注意到神牙悬空的手指愈发透明,从无色的指尖慢慢扩散出星星点点的黑色粒子,“神牙!你怎么…”,话还没说完,头顶的上方混沌涌动形成一个巨大漩涡,漩涡的中心裂开一个纯黑的深洞,洞口如同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携拌着强大的吸力,麻桑受吸力双脚离地顿时腾空而起,“神…神牙……神牙…!!”,麻桑下意识呼喊着神牙的名字,想去抓住神牙胳膊,但在触碰到的一刹那,神牙整个身体却如同沙土般破碎凋落,麻桑手心一凉,转瞬间明白神牙死亡的事实,也意识到神牙所说自己该去的地方是指什么,于是阖上眼睛陷进黑洞


“谢谢你神牙,然后,再见”


而意识外的现实,流牙的剑穿透的神牙的胸膛,流牙有些惊讶,因为神牙手中可以打断他攻击的剑,在他刺穿神牙的前一秒被丢落在地…流牙拔出剑,单手扶住摇摇欲坠的神牙,低下身,让他神牙半躺着靠在自己的怀里,“为什么?”,问出这句话的流牙嘴唇有些发抖,“为什么?你指什么呢?流牙”,神牙轻笑出声,魂钢留下的伤口发挥着致命的作用,他可以感受到人类通往魔界的入口,已经敞开大门准备迎接他了,“我们之间的战斗还没结束呢神牙!”,流牙咬紧牙,搂着神牙的手暗暗发力可他消失的速度并没有减慢,“那家伙我就送回去了,人类还真是滑稽,进个通道就给他吓个半死,哈哈”,神牙打趣着麻桑的囧样,能量的流逝让他的脸色惨白,唯独一双眼眸里还有一点光亮映射着流牙的脸庞,“你死了,他就会回去是吗?不像你会做的事,但也确实,你从不按套路出牌”,流牙勾起了嘴角,麻桑能回去是值得高兴的,神牙被他亲手斩杀,他……他可能是高兴的吧…至少作为魔戒骑士他是会…的吧


“怎么,笑的这么难看,我可还是会复活的”,神牙略过流牙栗棕色的发梢看着自己飘散在上空的黑雾,这次的死亡好漫长,海面泛起了鱼肚白,太阳从水平线缓缓探出半个身子,不温不热的光线已经照进千疮百孔的工厂,上次…也是这样的耀眼光芒呢,倒也不坏,流牙顺着神牙已经空洞无神眼睛望到天边亮起的,太阳的光,“神牙,神牙”,流牙小声念着神牙的名字,让怀里即将消失的人转回视线,流牙的眼中映着神牙失色的面容,流牙的眼睛里没有了刚刚打斗的狠戾,柔和的像一汪潭水,让神牙有些恍惚,他…还会对我,有这样的表情…


“再见了,神牙”,说完流牙低下头,在神牙苍白冰凉的薄唇上落下一吻…


…………



“哇啊啊啊啊啊!”麻桑几乎从床上弹起来,靠着不错的平衡力才没让自己从床上摔下去,等等?这是...床?我家的床!!麻桑环视四周,没错这是他自己的卧室,这是他昨天睡前待的地方,“只是个梦啊...”麻桑揉了揉眼睛,打开手机,“啊,已经快7点了...得赶紧起床收拾了”从床上爬起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冷汗浸湿而粘在身上的睡衣,唉,洗个澡吧


光速洗完澡的麻桑一边擦头发一边抹去浴室镜子上的雾气,!!?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麻桑手上动作停了下来,怎么感觉…莫名的熟悉,好像我之前干过类似的事情,对着镜子,嗯,眼睛鼻子嘴,还有浅棕色的头发…?我为什么这么在意头发颜色?算了算了,时候不早了,去工作了,去工作!


今天的麻桑总感觉自己有点怪怪的,他居然下意识把栗山航叫成了流牙,而且明明自己啥也没干却老感觉对栗山航有种莫名的…愧疚?同时今天很容易累,像是刚经历了长途旅行一样,真的很奇怪,脑子也是乱乱的,老会突然闪现一些画面……到了傍晚也是大介说麻桑精神实在不好,被强制要求回家休息了,于是麻桑只好乖乖回家,换上睡衣直接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我感觉我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呢”


早睡的麻桑做了一个极其真切且漫长的梦,麻桑以一个上帝视角看到了的牙狼世界…


“诶!?御…御御影神牙!?还是魔…魔戒骑士?”,流牙惊讶到话都说不利索,导致对面的人以为是自己的表达有问题,同样震惊的还有同行的莉杏、扎鲁巴,面前这个身披银灰大衣自带欧洲贵族气质的银发男人,不仅长着和神牙相同的容貌,甚至连名字也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是人类,是和流牙一样保护人类的魔戒骑士,“什么嘛,这里的魔戒骑士怎么看起来这么不靠谱啊”,御影手上的阿露瓦忍不住吐槽,还没等御影开口,扎鲁巴先怼了回去 “哈,流牙可是黄金骑士,他斩杀霍拉的时候,你家那位还不知道干嘛呢!”,“什么?就这个愣头青也能成黄金骑士,门槛太低了吧”


“扎鲁巴!/阿露瓦!”,俩方主人同时制止自己魔导轮,以免吵架进一步激化,御影微微俯身,“抱歉,阿露瓦说话没有分寸,也不知道你是黄金骑士,多有冒犯”,“没事没事”,流牙扶着御影的肩膀,示意他无需客气,御影也大致讲了自己身上的经历:他与自己的搭档枫莎正在追捕一个具有空间跳跃能力的霍拉,在枫莎的配合下他成功将霍拉逼入死角,可他们低估了那只霍拉的实力,直接撕裂时空连带着自己也被卷了进来,虽然也是有魔戒骑士和霍拉的世界,但没人认识御影,御影也不认识这边的同行


流牙听完御影的经历重重点了点头,反倒御影有些疑惑,“你相信我的话?”,流牙笑着解释到自己之前也遇到过类似的事,并且圆满解决了,见御影还是有些拘谨,流牙干脆提出让他住进自己的基地,美名其曰先有个落脚的地方,只有莉杏和扎鲁巴在背后偷偷翻了个白眼,“什么嘛,意图也太明显了吧,流牙”,上帝麻桑哈哈乐着,脸上的笑却突然僵住,诶?为什么我会知道,我…麻桑细细盯着三人,脑中遗忘的画面渐渐浮现出脑海


流牙这个晚上明显心情大好,走路都有点带着小跳,“莉杏,御影,我们回去吧”,流牙站在最前招呼着俩人,“是是,唉,御影,别在意,他有点神经大条”,莉杏对御影说完转过头叹了口气,跟上了流牙的步伐,御影看着面前的俩人,微微笑着,随后扭头凝视着夜空中的明月,轻启薄唇,声音极小却在麻桑脑中炸开“想起来了吗?”,“诶!?”,麻桑惊恐的看向地面的御影神牙,发现他的目光不偏不倚的对着自己,“神牙,你…你…复活了,恭喜恭喜”,该死的,他居然还有御影神牙的剧本,不对,他不应该失忆吗?不对,他现在不应该是御影神牙吗?不对,他怎么会看见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御影眯着眼带有玩味的盯着慌张的麻桑,忍住不笑是很痛苦,但要维持御影清冷的人设这也无可奈何,御影半握的手遮住嘴巴轻咳一声,麻桑瞬间安分下来,正襟危坐等待神牙大人发话,“喂,御影,快跟上来呀”,流牙在不远的前方挥动着皮衣包裹的手臂,满满的笑意堆在脸上,“好”,御影莞尔一笑回应道,迈开长腿快步走了过去站到了流牙身旁,还不忘回首给麻桑递来一个眼神,嘴巴一张一合,说了几个字,便和流牙一同离开


目送了他们远去的背影,画面开始无限拉长,麻桑猛一睁眼,坐起身,学着梦里神牙的口型加上发音,“再  会  了  麻  桑……”,此话一出麻桑整个鸡皮疙瘩都激起来了,就像收到变态杀手送来的预告信一样,太惊悚了,不过好在,神牙还是复活了,真正以人类身份复活了,是一个happy ending,麻桑舒了口气再度摊进柔软的床,天边泛起的白光透过玻璃撒了进来,正是美好清晨的太阳,带着新生的希望照耀在大地上,回忆自己的特殊旅程,麻桑更加珍惜眼前这副光景,一切终于是尘埃落定,回归初始……


“早上好啊,麻桑”

“早上好,大介,今天的策划是什么呢”

“啊,今天的是………”

—————————————————————

“御影,霍拉出现了,要一起来吗”

“当然,我也是魔戒骑士啊”

“好,那我们走吧”

“嗯”

……


【end】


有小番外,但最近学业繁忙,动不动就考试,我缓缓再继续,期待后续的家人就留个屁股在评论区,我更新就轻踢一下😘


评论(15)

热度(83)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