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路过的骑士

【流神】重生非人小番外(2)

这个番外没放合集,因为我的原预期不是很长,大家当作欢乐剧场看就好😘

还有门矢士只是路过,就不加他的tag啦

以上

—————————————————————

—————————————————————


“所以,你们就手拉手一起来了?”



御影神牙抱着双臂,打量着这个捧着古早相机且内衬艳丽的男人,门矢士自然不是什么纯善的人,有意无意的回敬着御影神牙同样审视的视线,“我只是个路过的假面骑士,不用记了,反正以后没事也不会见了”,快门咔哒的声响以及士自带的傲人态度引来御影神牙不满的咂声,但随即他的脸上又挂上睥睨的笑容,“假面骑士?那可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他与魔戒骑士究竟有何区别呢?”,“fufu,我其实也很好奇呢…”



俩人视线交错的瞬间仿佛摩擦生电,空气也在沉默中越来越焦灼,而夹在中间的麻桑简直被这种低气压激的汗毛倒立,“等一下!”,在事情发展到无可挽回之前,麻桑还是选择了挺身而出,伸手拦在了御影和士之间,“我们来这里不是打架的,我这个反派都没干嘛,你们俩个正面角色打什么?!”…“啧/哼”,虽然但是,麻桑的劝架还是起到作用了,剑刃落回鞘中,变声器消失在四次元口袋里



“嗯…你刚才说你是反派…对吧?”,御影神牙将目光移到刚松口气的麻桑身上,眼睛眯起一个像是想到什么坏点子的弧度,“所以,这次是我们打倒你吗?”,“啊!?”,麻桑听闻惊讶的后退俩步,你一个坏蛋怎么敢如此大放厥词!?“是呢,因为我们都是正、面、角、色啊,你说对吧?”,士轻轻歪头递给御影一个眼神,御影向麻桑摊开手,似乎告诉麻桑他十分认同士的观点,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通了气齐刷刷的迈步,逼近中间的麻桑



“你们…你们!”,此刻的麻桑感觉自己面对着俩个黑神牙的威压,瑟瑟缩缩被逼退到墙角,俩人阴沉着脸突然各抬起一只手臂,挥拳砸了向麻桑,“哇啊!”,麻桑腿一软,整个人陷进了俩人交叉的阴影里,随后俩声不约而同的低笑让麻桑回过神来,“你们俩个耍我!?你们怎么能这样!?!?”,暴露的俩人听到麻桑愠怒的责怪反而笑的更加猖狂,明明是同一个样貌同一个声音,但面前的这俩个人分明就是恶魔,扰乱世界的恶魔!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一向保持着优雅贵公子形象的御影率先止了笑声,士则递手将赌气的麻桑从地上拉起来,还不忘安抚似的帮他掸去衣服上的尘土,然后指了指身旁的御影,解释到“我们已经打过照面,不然你以为你会多么巧被我救下来”,???“也就是说,是神牙让你来帮我的,那我还得感谢他又把我拉回来呗”,麻桑瘪瘪嘴,原来一切都是照着写好的剧本来的,想到这儿,麻桑抬眼问道“那,我变成这样,也是你搞的鬼?”



额…御影神牙看着麻桑如同从魔界走出来的自己的模样,脸色变化了一下,可而后又将御影温柔的人类笑容摆在脸上,拽着麻桑的手臂说道,“嘛 不要担心,我们先回基地再说”



流牙的基地和御影神牙的基地似乎大差不差,偏暗的光线,唯有正中央的厅堂洒下一束亮白的光,而周围的四角则靠着它散发的余光过活,流牙和莉杏被御影神牙以有霍拉的理由支了出去,现下的基地空荡荡的,比上回麻桑被抓时冷清了不少,时隔多日,这里的景象让麻桑多少有些陌生…士没有这份怀旧的心思,反客为主的特性稳定发挥,挑着主位沙发便陷进去,一侧的腿在空中画过流畅的半圆叠在另一侧腿上,颇有当年修卡首领的风范



“喂喂喂,这样太不礼貌了吧,士”,麻桑叹着气却也没在说什么,毕竟这个人他自己是最了解的不是吗?御影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松下来,自己则转身去厨房沏茶招待客人,麻桑一步三回头望着神牙带了柔光的背影走到士的身边,拄着沙发背上在士耳边小声说“哇,士,那个神牙居然有一种女主人的风范诶!”,士斜愣了麻桑的吃瓜脸,平淡的回应,“已经是了,道外夫人”



!!!哇,麻桑拄着沙发的手一滑,脸在砸到士肩膀的那一刻被士稳稳接住,“唉,你在惊讶什么鬼啊?这难道不是预料之中吗?”,麻桑扭动着腰把脸从士的手中解放出来,“可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啊”,“你当然想不到,因为都在我的计划中”,神牙噙着笑端来俩杯热茶放到桌面上,然后像个芭蕾舞者一样转了一圈,荡起花纹的银白长袍,随着主人欠身落幕收尾的动作而垂下,完事他有些得意的看向呆愣的麻桑,“怎样,我所扮演的御影神牙,有没有符合你的预期呢?麻桑”



啊……果然,自己当初在梦境里看到的不是错觉,这是个披着御影皮的神牙,真是6啊,当霍拉的时候搞事业,当人类的时候搞爱情,这不妥妥一人生赢家?麻桑心中赞叹不已,该说不说,神牙活的简直潇洒极了!可是,他是真的喜欢流牙吗?要只是玩弄感情的话…麻桑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惊讶转变为忧虑,将自己的想法完全露在表面上,让人不懂都不行…



“你顾虑的太多了,我要对流牙没意思,我干什么冒着灵魂挫灭的危险变成人类呢?”,神牙伸手点了点他的榆木脑袋,然后拎着麻桑的肩膀让他转了一圈,又轻抚着下巴左看右看,最后咂咂嘴摇了摇头,麻桑好像是被名医判了没救的癌症一样,紧张兮兮的盯着神牙欲言又止的嘴巴问道“怎…怎么了?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麻桑以为自己霍拉特征显现出来了,摸摸这看看那,不免有点手忙脚乱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穿着这衣服容易被追杀,因为是神牙的…”,神牙攥住麻桑忙碌的手腕,正了正神色道“去换套衣服…而且鉴于你第一次自己当霍拉,我再给你介绍一下神牙的使用说明”,话音刚落,神牙就拉着麻桑进了拐角的卧室,士默默的喝着飘着清香的茉莉花茶,翻弄着手中的杂志,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士轻轻吹散水面上的热气,再呡一口,一前一后的俩道身影便立在厅堂



“御影,我们没发现有霍拉啊?”,男人率先开了口,士淡漠的瞟了一眼,回复到“可能是我弄错了,让你们白跑一趟了,流牙,莉杏”,“啊啊我就说嘛,我的勘测不可能有问题啊,扎鲁巴也说没有了,流牙你就是不听”,莉杏嘟着小嘴叉着腰奚落着流牙,“可是御影说……”,流牙低着头怼着手指头向士投来求助的目光,莉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扎鲁巴早就盖盖儿不理这个恋爱脑,“诶?御影你换衣服了?发型也不一样了…我不记得你有粉红色的衣服啊…”



“是!品!红!”,士放下手中的茶杯,瓷器与木桌面的碰撞发出“噹”的一声闷响,啊…认为自己说错话的流牙赶忙凑上去,“抱歉呐御影,我对颜色不是很敏感,不过这套衣服真的很好看…你穿着很好看!”,士侧身望着流牙那透着未被他戏耍过的清澈眼睛,脑子里瞬间就想出个有趣的点子



士嘴角勾着温婉的笑,扬起黑西裤包裹的长腿站起身到流牙面前,张开手转了个身,问道“怎么样?喜欢吗?”,修身的板正西装将士天然优越的身条展现的淋漓尽致,谁看了都迷糊,“喜欢!”流牙的语气不加任何修饰,这是人类本能会脱口而出的称赞,见流牙上钩,士嘴唇的弧度缓慢放大



“那么…”,士捏住流牙皮质大衣的衣袖,将他拽到拐角的卧室,猛地拉开门把流牙推了进去,六目相视皆是一愣,士侧身站到流牙前侧扶着他的后背,另一只手扬在空中,“你是喜欢西服装的我,还是骑士装的我,还是反派装的我呢?”,士端平的手从御影神牙划向还没换衣服的麻桑,“流牙/流牙!”神牙和麻桑“真”异口同声的交出流牙的名字,流牙的瞳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收缩,呼吸也不顺畅起来



达到预期效果的士满意的拍拍手,提溜着僵硬在原地的流牙,一把扔进神牙的怀里,流牙感觉自己的精神受到了冲击,不然怎么会有三个神牙呢,哈哈,一定是幻觉,幻觉……看着怀里迟迟没有动作还不断碎碎念自我洗脑的流牙,神牙叹了口气但也有点压不住嘴边的笑意,同时向一边的士和麻桑使了眼色



待到流牙缓过劲说服自己后,流牙慢慢从充满熟悉气息的怀抱里仰起头,眼前,依旧是御影温柔的眉目,“啊,抱歉御影,我好像做了个怪梦,现在已经没事了”,御影低笑,“没事就好”

随后语气一顿,“那么…”,突然,俩张和御影同样的脸出现在流牙面前,三张嘴操着同样的音调问道 “你是喜欢谁呢?流牙~”



道外流牙  卒…

评论(15)

热度(78)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