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路过的骑士

【流神】重生之我不是人了…(九)


“…诶……那是…我?”


层层叠叠如瞳孔般环绕在周身的光圈,炫的麻桑有些眼花,身体像悬浮在深海里的鱼一样,随波逐流,却无法沉落,极光色的光飘带像水流一样缓缓向后延伸,这汇聚光芒的泉眼,麻桑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透过窗帘泄露阳光的房间,昏暗的房间衬得这光格外刺眼,“这是…卧室!?”,麻桑探手过去,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清晰,传递到身上的感觉越来越真实,一丝斜射进来的光不偏不倚的照在卧室床上躺着的人的脸上,那是我,是我,我回去了!我要回去了!忽视靠近时刺目的白光,麻桑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喜悦,划动双腿双手拼命向前,现世在向麻桑招手,麻桑真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满怀激动投向希望中……


“咣!!”,金属撞击的巨响惊的麻桑全身一颤,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仍是熟悉又陌生的混沌,白昼掺染着黑夜,俩者不融却也互不排斥,达成一种莫名的平衡,麻桑靠在神牙为自己打造的椅子上,拭去眼角未干涸的泪水,心里涌现的委屈足以让麻桑大哭一场,又是南柯一梦,麻桑丧气的揉着自己的脸,“明明神牙已经复活了,为什么我还是回不去…”,可恶的弥赛亚!!!麻桑握紧拳头,狠狠砸在椅子的扶手上,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相反,自己的手陷了进去,陷进了扶手里!!“啊啊啊,什么啊好恶心!!”,麻桑收回自己的手转身离开了椅子,这才发现,原先有棱有型的纯白座椅现在宛如一摊快融化的冰激凌,不不不,更像燃烧滴落蜡油后被黑烟熏染熄灭的蜡烛


刚刚被麻桑捶打的地方凹下一个不规则的深坑,像干掉的烂泥居然裂开缝隙,这对神牙的力量来说根本不可能让这种不优雅的事发生!难道说……神牙出什么事了!?麻桑正抬头在混乱中寻找神牙的身影,耳畔却再次响起金属碰撞的叮咣声,麻桑仔细去听声音的来源,他越努力去听,声音就越大越真实,甚至能听到错乱的脚步声和呼啸的风声,麻桑在某一瞬间好像看到一把剑向自己砍来,吓得麻桑一个哆嗦差点跌在地上


“什么鬼!?神牙不会跟人打起来了吧?”,麻桑站在原地开始发动自己智力不错的大脑,大概我睡过去之后,身体的主动权便交在神牙手里,那这就代表神牙完全复活了呀!然后他复活之后会干什么?除了找流牙打架应该…应该暂时不会有别的事了吧……麻桑嘴角抽搐一下,神牙七成有八成和流牙干起来了,他不是说给流牙机会吗,又为什么……麻桑琢磨不透神牙的想法,当下这个情况他也没这么多功夫去揣摩神牙,他得知道现在外面是个什么状况,复活神牙放他回去的计划失败了,他必须要重新想办法,所以,要怎样才能探知外面的情况


麻桑捏住下巴做沉思状,之前神牙可以通过自己来听到自己与他人的对话,也可以让自己强制下线暂时获得主权,那自己是不是能做到同样的事,刚才一瞬间感应到的画面,估计就是自己成功的证明!麻桑放手叉腰,感觉发生的一切没有那么难以理解,当然这是放在异世界里,麻桑忍住嫌弃重新坐回枯蜡干涸泥巴的椅子,闭上双眼,尽量让自己每一个感官细胞去追寻不属于混沌的声音…


模糊…光晕像水面翻出涟漪,看不清但是确实连接上了,“差一点,就差一点”,麻桑眉头紧蹙,将注意力集中再集中,破碎感的影像渐渐清晰,最先看到的便是流牙咬牙切齿的脸和横在面前的魔戒剑,“很好,就保持这个视角和清晰度,等等,我又不是调摄影设备”,麻桑成功获得神牙视角,看样子,这波还是流牙和神牙的单挑,从神牙的视角,偌大却破败的废弃工厂,除了流牙看不见其他人的身影,俩人间只有打斗没有对话,一向废话多的神牙今天也是意外的安静,麻桑稍稍松气,继续加强其他感知…再见到流牙,该说什么呢?心中传来的声音让麻桑动作一顿,是啊,自己从神牙体内挣扎半天有什么用啊,出去后无非就是面对流牙,难道请流牙斩杀自己?不不不,死亡多少有点可怕了,自己还没有这么崇高的觉悟,麻桑打了个激灵,斜在椅子上抬手摩擦着下巴


“果然,还是得说声对不起吧…还有自己的身份和真实名字,有种感觉,错过这次坦白,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重新调整坐姿,刚才的成功给了麻桑较足的经验,这一次的连接便熟络许多,闭目凝神,这俩个人怎么还在打!?


流牙双手挽出剑花借力劈下一道银光,神牙侧身闪过反身后旋踢被流牙的手臂挡下,俩人完全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几乎同时举剑砍向对方,大力的碰撞使剑身间擦出金闪的火光,俩条银蛇如胶似漆,交缠在一起,被一次又一次斩断的气流叫嚣着剑锋的锐利,俩人正打的火热,忽然神牙变了脸色,一瞬间的迟缓,脸上便多了一道血痕,神牙抬手一掌打在流牙的肩上自己也后退俩步,拉开距离,流牙对神牙的怪异行为眉头微微皱起,长时间的交手让流牙多少了解了些神牙,只是摆起防御的架势却没有再度冲上去,神牙啧了一声,稍稍歪头,脸上的伤口自动愈合,仰起头长长叹了口气,看样子十分无奈,又像是身上有虫子再爬一样耸动着肩膀,扭动着脖子,最后垂下了头


一脸懵的流牙举着剑缓缓靠近,神牙摇晃的身体突然一个趔趄惊的流牙脚步都颤了一下,眼看着神牙像刚睡醒揉着太阳穴,合着他刚才是睡着了???强压着怒火,流牙继续与神牙僵持,“流…牙…流牙!”,面前的神牙惊讶的叫着自己的名字,转头看向破旧的工厂,又捏了捏自己的脸,瞪圆了眼睛将视线重新落回流牙身上,“我…我成功了!!”,麻桑的语气甚至有些颤抖,流牙仍在一旁云里雾里,眼珠转动一轮,随后恍然大悟般展开眉头,试探的问了一句“你是…人类神牙?”,流牙有些怀疑,他不确定神牙完全复活他人类的一面是否还会存在,还是说,是神牙在诱骗自己……


听到流牙的疑问,麻桑打了的愉快的响指,点了点头,见流牙还抱有戒心,麻桑先把手中泛着厉光的剑收回鞘中,招招手,表明自己并没有敌意,流牙盯着神牙由深邃转为清澈的眼睛,虽然保持距离但戒心也放了一半,先前激烈战斗的紧张氛围也慢慢消退,“怎…怎么会,你不是应该消失了吗?”,直率性格的流牙将大大的问号写在脸上,他还是不明白,人类变成霍拉根本没可能再保留人性,尤其是神牙,吞噬霍拉的霍拉,人类神牙为什么还会存在


“嘛嘛”,麻桑玩捏着自己神牙发型飞翘的发尖儿,因为之前利用流牙的事,让麻桑再度面对流牙很是心虚,麻桑清了清嗓子,挺直腰背毕恭毕敬的向流牙鞠了一躬,“十分抱歉,流牙,之前许多事都对你有所隐瞒,这次,我一定会合盘托出”,此举又引来了流牙大大的不解,习惯的出于礼貌将麻桑扶起,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


“流牙那家伙…”,猛龙翘着脚嘟嘟囔囔的倚在废工厂外锈迹的集装箱上,显然,他对于流牙要和神牙单挑的这个决定非常不满意,楠神偏过头,不去理睬猛龙的絮叨,泛着暗光的眼睛盯着工厂紧闭的大门,空旷的场地以及防止霍拉侵扰的结界起到了足够隔绝声音的效果,靠听觉无法判断里面的情况,而龙女大人在设下结界后返回了番犬所,先前的遇袭多少引起了元老院的怀疑,她必须回去坐镇,暂时帮流牙压下神牙复活的事……楠神扶了下眼镜,望向靠在一旁良久未开口的莉杏,自打流牙走进去,她便没了声响,就连他进去时,莉杏也只是小声的说了句注意安全,也许,是劝阻的话他们都说烂了,也许,是莉杏清楚自己搭档倔强的性格,作为流牙的伙伴,此刻每个人心里都无比忐忑,担心着流牙的安危,而此时工厂内………


“真的吗!?你来自其他世界!?”,庞大的信息量无情的攻击着流牙的小脑瓜,整的流牙有些晕乎,麻桑荡着脚瞅着流牙艰难思考的脸发出嘲笑,俩人坐在废弃的铁架子上说着关于麻桑的事,“所以,井上正大才是你的名字,你现在在找办法回到你的世界是吗?啊…感觉这种离谱的事只会出现在电视或故事书里”,流牙俩只手捂着脑袋,竖着俩根手指充当天线接收着信息,麻桑干笑俩声,没想到他有生之年居然被电视人物说是电视人物,明明只有自己一个才是真人…


好在,话说开了,一直压在麻桑心上的大石头没了,麻桑感到意外的轻松,毕竟对真心待自己朋友的隐瞒事情真的很不舒服,而且流牙似乎也没有生他的气,反而在考虑怎么帮自己回去,这样的好友现实里有链接吗,能包邮到家吗?麻桑正沉浸在心里的小九九中,神牙的声音突然脑内炸开,吓得麻桑从架子上仰过去,被眼疾手快的流牙一胳膊揽了回来,“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井上正大”,神牙留下这么一句又再次沉寂,麻桑吞了吞口水,他知道,自己掌控的时间不多,神牙势必会战败,到时候自己也不知道会何去何从,不管是死是活,最后了,好好的,和道外流牙道个别吧………


“神牙,不,嗯…井上,你没事吧?”,对上流牙不安的眼神,麻桑回过神来连连摆手说着自己只是没坐稳而已,流牙松了劲儿,勾着麻桑肩膀的手自然垂了下来,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滑到了麻桑束着腰封的侧腰,不舞剑手就和脑子分家的流牙,还没意识到手掌丝滑纹理带着凉意的微弧面是什么,头往后斜了斜看了一眼,然后手跟触了电一样“嗖”的缩了回来,连带着整个人一起挪到了架子边缘,束腰偏硬的布料隔绝的麻桑的感觉,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导致流牙一口气和他拉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啊?你在干嘛?流牙”,“没…没事”,流牙闷闷回了一句,撇着头留给麻桑一个栗棕色的后脑勺,“哦……不说算啦”,这我该怎么说啊…流牙捏着自己那只不知死活的手,染着粉的耳尖出卖了流牙的不知所措,果然,自己一离了打斗脑子就会不正常,只有全身心的投入和神牙的战斗自己才不会产生动摇,先前流牙确实是下定了决心要和神牙死斗,下定了决心亲手斩杀他,可他没想到此次神牙的复活居然包含了这么多奇怪因素,难道事到如今,还会再有转机吗?


“呐流牙,你叫我麻桑就好,我那个世界的朋友和粉丝都是这么称呼我的”


“哦,好的”


“你叫一次”


“?麻桑?”


“嗯哼,叫我什么事?”


……不知不觉,流牙转过了头对上了麻桑笑眯眯的眼睛,被耍了…流牙认栽,挪动这身子回到麻桑的身边,不再去调侃中招的流牙,麻桑抬手揽住流牙宽敞的肩膀,如同和旧友叙旧的语气,说道“流牙,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最后了,互相说句再见吧”,流牙心里咯噔一下,转头望去,麻桑清澈的眼眸混杂着离别,平静淡笑着仿佛赴死一般的表情使流牙五味杂陈,“神牙消失,你也会消失,是这个意思吧”,流牙用力握着支架,碎裂的锈斑发出咯吱的声响,麻桑接着晃荡着俩条长腿,他没有在思考流牙的提问,倒不如说,这就是个陈述句,自己清楚,流牙也清楚,只是他感慨,流牙脑子在关键时候真的转的飞快,平常的迟钝不会是装的吧……


“聊完了吗?”,神牙活动着手指,指关节发出骨头摩擦的咔哒声

“差不多了,反正都最后了,别那么小气嘛”,意识里,在神牙的凝视下麻桑再度坐上了那把嫌弃一万遍的椅子


“你骗了我,神牙”

“哦?你指什么?”

“我努力复活你的目的是什么?”


兴许是挑衅神牙的紧张,麻桑的心脏砰砰跳动 了,甚至有一种心脏要往外跑的错觉,掌心微微湿热,但自己之前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麻桑按住自己的胸口,脸上充满了不解,神牙倒是显得游刃有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踏着优雅的猫步绕到麻桑身侧,手指轻划过麻桑脸侧,冰凉的触感使麻桑条件反射的躲避,但随即,神牙的一只手又扼住麻桑的脖子缓缓收紧,呼吸受限的麻桑开始挣扎,可神牙的力量又岂是他能撼动的,脸因为缺氧而涨的通红发紫,体内的器官也不安的躁动,脑内有一种溢血的晕眩,就在这命悬一刻之际,神牙松开了手,新鲜的空气灌入体内引得麻桑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你疯了吗!!!咳咳咳”,麻桑斜趴在椅子的扶手上,抹了抹被咳嗽挤出来的泪水,蔫蔫的正回了身子,“哈哈哈哈哈,很不错的体验吧,霍拉可不会有这些有趣的反应”,似乎是达到了理想的目的,神牙笑的很是高兴,麻桑没心情理会神牙的嘲弄,转神思考起神牙所说的话,霍拉不会有这些,那自己到底是…麻桑学着神牙将手贴到自己的脸上,手心和脸颊的温度相互呼应,暖暖的,伸手摸了摸脖子,心跳速度还没平缓下来,连接着的脉搏在突突跳动,这就人的生命特征啊!回想到今天自己各种不同的心情,自己的感情也恢复了,自己变回人类了!


“我…我为什么会变回人类?”

“嗯?感觉不习惯了吗?”

“我没心气跟你斗嘴了,你知道什么就告诉我吧?就当是我帮你复活的回报了”


“回报吗?”,神牙反复嚼着这俩个字来回踱步停在椅子后,背靠着椅子的靠背,轻轻舒了一口气,麻桑坐在正位,后背也贴在靠背上,俩人维持着一个奇怪背靠背的姿势,“也确实该让你知道了,就当作是回报咯”,俩人同时偏头,正好望到对方的眼睛,神牙没打算来个深情对望,撇开视线,接着说“并不是我在你的体内,而是你在我的体内”,“啊?”,“你可以想象平行世界的自己是可以相互吸引的,是你的意识来到了这个世界,而并不是你本体,你的意识自动找到这个世界相匹配的身体,也就是我”


麻桑的三观再度被震撼,不是神牙利用了自己的身体,而是自己莫名占了他的身体,苏醒前的那个幻象,麻桑在尽头看到的自己,才是自己的身体,哦天呐,抢了别人身体还那么横,神牙的脾气也是挺…怪的好的,明白了这点的麻桑泯着嘴低头扣着手手,犹豫了一下转身可怜巴巴的扒住神牙的肩膀小力气的为他按摩着,“那…神牙大人,我还有办法回去嘛…”,神牙闭目享受着麻桑的殷勤,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当然有了,想知道吗?”,麻桑一听瞬间俩眼放光,加大了手头上的力度和速度,“想知道!!!”,空气化的尾巴荡来荡去,等待着神牙大人的发言


“杀了我,你就能回去了”

“嗯!………诶!!????”


反应了一下的麻桑手停了下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神牙,他的语气很平淡,宛如是在聊普通的家常,“让流牙杀了我,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麻桑”,“…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麻桑垂下手,从椅子上起身站到了神牙的身旁,神牙空洞的眼睛直钩的望着远处无尽的混沌,相处一段时间,麻桑仍是对他的想法无迹可寻,“弥赛亚想彻底除掉我,让你这个人类来取代我,可他没想到,你居然把我复活了,你会过来可能有我的原因”,神牙顿了一下竖起手指点了点麻桑的脑瓜,“好好听着,我可不重复第二遍”


当时在魔界身受重伤暂时昏迷的神牙,被世界认定为失去了意识体,而距离最近的平行世界的麻桑,在深度睡眠时意识处于飘荡的状态,而一个发生概率仅有千亿分之一的事情,恰好发生在了麻桑身上,他的意识被世界拉了过来并困在了神牙的躯体里,“你还真是个幸运儿,这种事别人活个几辈子都碰不到”,“你这个幸运多少有点歧义”,至于为什么神牙死掉才能回去,意识是受匹配容器的吸引,而容器销毁,意识便会去寻找空掉的容器,会有随机性,但如果是你自己原本的身体,回去的可能性相当大


“哦~!有种那种现代人穿越到古代的电视剧诶!”,麻桑一拍手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神牙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毕竟神牙并不喜欢那种狗血剧情,“那个…神牙老师,我还有个问题”,乖宝宝麻桑举手发言,神牙颔首示意他接着说,“为什么我会变回人类?我之前不是已经变成霍拉了吗?”,“只是容器影响了意识而已,你本身没有变化,我拿回了身体,你就和容器断开了连接,身体变化影响了你的潜意识,你一直都是人类”,啊…我大概知道了,此时的麻桑想到的只有这句话,是不是真知道他也不知道,但神牙是肯定不会再讲一遍了


见麻桑没了音,神牙继续说道 “没问题了就别再扰乱我的计划,打完这场我还有笔帐要跟弥赛亚算”,神牙双臂抱在胸前给了麻桑一个眼神,扭头消失在亮光的尽头,“哎!等等!”,麻桑向神牙伸出的手悬在半空,却没来得及叫住他,连句再见也不说,霍拉,真的是个无情的生物啊…话说,神牙的计划…和我没关系啦,反正祝流牙斩杀成功……也祝神牙计划成功吧!


评论(12)

热度(59)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