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路过的骑士

【流神】重生之我不是人了…(八)

楠神哀空吏站在距离流牙莉杏不远的高楼上等待莉杏的信号,黑云携夹着重叠飘落的细雨,恍惚间,天侧突现的雷闪出白亮的光让楠神不由得眯上了眼睛,镜片蒙上的水雾加上若隐若现的闪光让楠神异常烦躁,雨夜总是暗喻着一些不详之兆,透过模糊不清的镜片楠神的思绪开始发散:是霍拉这边,发生异变的霍拉,真的会轻易被制服吗,纸面计划的结论是完美的,却不代表实战便会成功,但它也只是霍拉,我们这边有三个人倒是不用担心,难道是神牙那边?留猛龙一人看守的确不是明智之举,但,有结界加持情况也不太糟,眼下倆方都不算难以把握,可为什么,这股不安,这股烦躁,又是为什么?楠神取下被雨水覆盖的镜片细细擦拭,流牙和莉杏还没有发来准备作战的讯息,摘下眼镜的楠神只能通过大致的轮廓辨别俩人不远处偏低露天楼顶反复忙碌的身影,流牙这边,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在布置陷阱,虽说不太道德,但以霍拉来吸引霍拉,确实比用人类来吸引要安全得多,是低级霍拉但终究还是霍拉,对于魔戒骑士和魔戒法师的作战以无用的嘶吼来表示它此刻有多麽不配合,”别着急,很快就会有同伴来陪你“,莉杏魔道笔轻轻一挥,限制霍拉行动的光圈便隐去身形,”莉杏,我这边都贴好了“,流牙快步走来,遍布四角的符咒纸被流牙谨慎的隐藏起来,若不仔细翻找难以寻迹,莉杏比了一个ok的手势,拿出魔导铳将一小团金色的流光射向天空:作战开始!


入夜的城市是如此寂静,雨水落地的淅沥都像敲鼓一般震耳,由外界引发的封缚法阵,楠神的这一箭显得尤为关键,既然埋伏在附近会被发现,倒不如由远攻手发起第一击,楠神单膝跪地拉满长弓,持续滴落的雨点并不能影响一个身经百炼的魔戒骑士雷打不动的专注力,霍拉凄厉的吼叫极具穿透力,无形的黑暗正划破空气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环绕在周围迟迟不肯现身


终于,一只长着触角浑身漆黑的霍拉挥舞着透明的翅膀进入陷阱,”啧,不是它“,流牙推出鞘的剑又慢慢滑了进去,”别松懈,流牙,我感受到有一股强烈的气息正在快速靠近!“,扎鲁巴金属的嘴巴一张一合,吐露的话语让流牙的神经再次绷紧,漆黑的霍拉晃晃悠悠向被困住的低级霍拉走去,里面的霍拉不断嚎叫,是求救?还是警示?莉杏没有闲心去研究霍拉的语言,她思考的是,那只霍拉会不会将他们供出去,那计划很有可能就暴露了,该不该把这只霍拉给灭掉,可自己一出面,那家伙万一又提前感知到了····真是,麻烦死了


要来了···吗?专注下的楠神对周遭的一切异常敏感,气息的流动在变化,和围绕在此处的不同,像野兽盯上自己猎物时的强势,夹带着刚刚虐杀过食物的血腥气味,非常迅猛,有什么东西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这边靠近,楠神的额头已是密布冷汗,拉弓的手不禁紧了几分,天空雷声作响像在给在场的的人和霍拉传下危险警报,暗中观察的霍拉几乎在同一时间散了自己的气息,逃离到百米之外,天台的漆黑霍拉明显一愣,目光向四周来回扫视,除了困在原地的低级霍拉,自己的其他同伴都不见身影,霍拉缓缓向后退去,白亮的圆眼紧紧盯着周围,法阵里的低级霍拉自暴自弃的坐在原地等待着死亡,四下再次陷入寂静,静到令人毛骨悚然,突来的变故让潜伏在天台附近的流牙和莉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今日成败在此一举


霍拉退到天台边缘依然无事发生,胆子也大了起来,转身展开翅膀纵身一跃逃离现场,法阵里的霍拉眼神中流露的羡慕不过三秒便尽数收回,伴着骨肉撕裂的声音,漆黑的霍拉被异变的霍拉抓住撕掉翅膀,带入空中扯成碎片囫囵入肚,”来了“,异变霍拉自由落地发出巨响,一日不见它的身上又添了不少新花样,暗血色骨架撑着薄翼的巨型翅膀;近三米的身高 ;灰白印着斑驳的爪子;三头三面看不是什么形态却能让人直犯恶心,三指脚爪支撑着这具魁梧的身躯迈向法阵中的霍拉,”就是现在!“,楠神松开拉箭的手,魂钢的箭绑着符咒破空而出稳稳的立在四角的中心,以中心符咒为基点连接四周,金色的屏障竖起合拢变成一个覆盖天台的金色半球,楠神起身赶赴主战场,流牙拔出魔戒剑和手持魔戒铳的莉杏率先进入结界摆出防备架势,三面霍拉击打着屏障,可屏障却像棉花一样裹住它攻击的爪子,它发狠的撞击想要冲破这软稠的膜布,可每一次它巨大的身躯都会镶嵌进去随即被极大的弹力反弹回去,”哼哼,怎么样?这可是我为你量身定做的,有意思吧?“,莉杏仰了仰头欣赏自己的得意之作,”你逃不掉了,霍拉!“,流牙扬剑冲了上去,莉杏紧随其后,抓住空隙发射魔导弹加大伤害,霍拉挥舞巨爪挡下流牙的剑,另只手则稳稳接住了莉杏的子弹,”怎么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霍拉的三张嘴同时发出大笑,刺耳的声音让俩人捂住了耳朵,”你难道觉得我的头是摆设吗?“,”就是就是,我可是没有盲区的!“,”你们就俩个人,我们有三个,哈哈哈,你们输定了!“,霍拉三头三面自顾自聊的开心,一发魂钢箭直直插进了它的脊梁骨,霍拉一阵吃痛,楠神持弓登场,”这样就是三对三了,你们没有优势了“


“不,现在是四对三了”


龙女大人踏着金莲花从远处赶来,纵身一跃进入结界落在流牙他们面前,“龙女大人!您怎么会?”,“先别说这么多了,这只霍拉不能再任由它胡来了”,龙女大人没做过多解释,魔导笔横在胸前绽开绚烂的光,首当其冲与三面霍拉纠缠在一起,流牙紧随其后,凌厉翻转的剑花招招砍在三面身上,三面霍拉庞大的体型在他们面前显得有些笨拙,这边防下流牙和龙女的招式,迎头便是莉杏魔导铳冲击,正面抵住了莉杏的子弹,毫无防备的后脊梁又遭到楠神魂钢箭的贯穿,饶是平日三面霍拉行动敏捷,但在这个小小的包围圈里也难展身手,四人来回交替配合默契,如雨点般密集的攻击让霍拉的耐心达到极限,它发出沙哑的低吼,骨架的翅膀将自己包裹,猫一样收缩的瞳孔通过翅膀的薄膜观察他们的动作,见霍拉静在原地,流牙几人小心翼翼的凑上去,每个人都保持防御的姿势以保遭受霍拉偷袭可以进行自我保护,结界的流光在黑夜中像一座指路的灯塔,引导着一双泛有磷绿光芒的眼睛眺望此处,神牙迈着悠哉的步子,单手转着阔别自己多日的魔戒剑,番犬所寂静无声,看守嘴角和身上外溢的鲜血证明了他们曾为阻止侵略者而努力奋战过,“藏得可真严实啊,但是”,神牙轻吻自己的佩剑,神情像是对待离别自己多日的好友,“你还是回到我的手里了,接下来,该是我们的舞台了”


结界内,待到流牙几人靠近时,三面突然挣开翅膀掀起风浪张起强大的冲击力,早有防备的几人后撤几步,龙女大人侧身翻转站在几人面前使用魔导笔打开保护罩抵住冲击,莉杏也迈步上前对保护罩进行加固,俩人对过视线,手臂回收蓄力再猛地一推,先前的保护罩不断扩大抵消风力反向霍拉快速逼近,俩人手腕带动魔导笔用力一翻,保护罩脱离笔的控制,直直向三面霍拉撞去,霍拉将爪子交叉护在面前依旧被逼的不断后滑,龙女莉杏俩人左右闪身,身后的楠神早已架好弓箭一击三发齐射,再度加力,霍拉怒吼一声脚爪扣住地面几乎要把爪子嵌进里面,勉强稳住的霍拉抬眼便被黄金铠甲耀目的光晃得眯上了眼,“最后一击了!”,牙狼里的流牙发出吼叫,挥起闪着审判光亮的牙狼剑砍在楠神箭的箭尾,叠加上所有攻击力量从霍拉的腰间横过,瞬间,三面上半身与下半身分批倒地,躯体慢慢腐化飘向空中,三面仍然存留的意识痛苦的看着自己身体的消散,一旁的低级霍拉早就被眼前的战斗吓得魂不守舍


低级霍拉:我死了,吓死的


作战成功,甚至相当顺利,霍拉消灭,结界也一点点消退,流牙三人不免松了口气,纷纷向龙女表示感谢,龙女点点头,随即开口“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是关于···”,“神牙大人····神牙··大人,神牙···神牙大人····”,濒死的霍拉喃喃叫着神牙的名字,众人放下没一会儿的心又开始紧张起来,流牙不安的心跳动的尤为强烈,他有预感,神牙要复活了


“嗯哼,是在想我吗?道外流牙”恶魔的翅膀煽动空气夹着不详的气息,神牙悠悠落地收了翅膀揉了揉太阳穴,精神不佳还自言自语的打趣道“啊,好几天没进食,一出来就这麽大的运动量,真是难为人啊”,神牙的自嘲并没有改善此刻凝重的氛围,三面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拖着仅剩的一半残肢挪到神牙脚边,有气无力的捏住他的裤脚,“神···神牙大人,我···”,神牙浅浅弯身,看似在笑,可眼睛里却没有任何情感,看到自己主人的三面本已经黯淡眼神又燃起光亮,心中有了些许慰藉,“你真的有好好努力了呢,我会充分利用,你的价值”,语毕,神牙直起身恢复了冷漠的表情,抬腿,狠狠的踩在三面霍拉的主导头上,最后的支撑化为乌有,三面在神牙脚下破碎升入空中变为黑雾,神牙仰头勾勾手,天上的黑雾悉数进肚,亏虚的力量复原,神牙张开双臂披上暗色的铠甲释放出强大的力量,如同王者的加冕仪式,真正的神牙正式回归


流牙惊恐的睁大眼睛,话语卡在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声音,“流牙!快退下!”,龙女和莉杏挡在前面释放屏障阻挡眼前正铺天盖地扑过来的黑暗,楠神一个箭步将还在发愣的流牙拽了过来,“神牙终究还是····”,流牙小声自言,楠神没闲工夫去管失神的流牙,将弓箭变化成长棍去帮助龙女俩人,“可恶的神牙!!!”,???猛龙!顺着霍拉气息追来的猛龙摇摇晃晃的从天台楼道口闯进来,正好对上了刚刚复活的神牙,不顾之前的伤痛,直接俯身画圈召唤铠甲冲了上去,“猛龙,别冲动!”楠神变身上前,被猛龙和楠神夹攻的神牙轻轻一跃,踏着刀弓交汇点腾空翻身落到被封住的低级霍拉身边,霍拉下的浑身打着哆嗦,如果霍拉在说话,那它说的一定是:求你别吃我·····看不到神牙头盔下的表情,长剑一挥法阵应招破灭,随后反手又将剑插进霍拉的胸膛,再吃进嘴里,一套动作干净利落,猛龙气红了眼,还要冲上去却被楠神一把拦住,“放开,我要杀了他!”,“你冷静点,你这带伤的身体能干什么!”


猛龙气不过也说不过,用力推开楠神的手解除了铠甲,神牙也没有要再打的意思恢复成人类形态,带着炫耀的意味将自己的魔戒剑在龙女面前晃了晃,龙女细眉微蹙,紧抿着双唇,她很清楚被她收走的魔戒剑在他手里意味着什么:番犬所受到入侵!“你是怎么进的番犬所”,龙女开口,她早就想到神牙有朝一日会逃出来,但她没想到居然会这么悄无声息而且卡在这个节骨眼上趁乱出逃,更没想到他居然能轻易的进入番犬所,自己离开番犬所真的是失算,神牙歪歪头,装作认真回想的样子,“嗯···大概是太久了,各位好像都忘了我以前也是魔戒骑士,就算我的身份不行,那边不是还有一个能进的···算是魔戒骑士的人吧”,神牙举着剑指向猛龙,眼底尽是嘲笑,“你说什么!!!”,眼瞅着猛龙又要暴怒,流牙算是回了神,绕过几人直直向神牙走去


“流牙!”,莉杏没来的及拦住,那俩人之间距离之隔半米,流牙阴着脸的看不出喜怒,他盯着神牙的黑漆无光的眼眸,开口道“终于到了这个时候,神牙”,“嗯哼?你的选择是什么呢,流牙?“,流牙仰着头握紧手中的剑,随后将魔戒剑平贴在在自己的胸口,如同庄严立誓”我会亲手斩杀你,神牙,这是我们俩个人的战斗,只有,我们俩个人······“

评论(6)

热度(4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