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路过的骑士

【流神】重生非人小番外(5)


“啊…哦,正常”


神牙倚在柔软的黑皮沙发上,不慌不忙的接过流牙递来的热茶,神情淡然的轻呡一口,在基地狭隘的紧张氛围中显得尤为平静,当事人麻桑低头扣弄着自己的已经泛白的手指,流牙凌厉的剑眉皱成川字,莉杏一双好看的杏眼也流露出不自然的情绪



啪嗒,瓷器与实木碰撞的声音打破了着短暂的沉寂,神牙的目光扫过众人,发觉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垂眸轻叹一声,“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他是霍拉,野兽捕食而已,也没什么好意外的吧?”,听闻此言,麻桑有些诧异的抬头,恰好对上了神牙肯定的目光,很微妙的感觉…被成为人类的霍拉前辈认可的感觉,一时间,麻桑想不出该用什么表情来表现自己此刻的感受,只得抿抿唇发出一声闷哼,便再次禁声



但,身为魔戒骑士和魔戒法师的流牙和莉杏却在其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刚才听完麻桑的描述俩人便已经清晰的意识到:霍拉的麻桑是颗随时会炸的定时炸弹,放纵下去只会养虎为患,并且,这么大的动静,番犬所和龙女大人肯定也已经……



遭受着俩股来自正义之士灼热视线的麻桑,心里暗叫不好!不动声色的往坐在正中的神牙身后凑了凑,指尖死死掐住神牙银灰色的衣摆,一副受欺负的可怜模样掩在神牙的阴影下,神牙安慰似的侧身拍了拍麻桑骨节发白的手,扭头一记冰冷的眼刀砍到流牙身上,颇有一种大哥罩你的感觉



流牙紧了紧大衣下的魔戒剑,手心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渍,随即转过身拉住莉杏的胳膊,“莉杏,麻桑可是我们的朋友,肯定还有别的办法的对吧?我们一起去找找吧!呐!”,突然被流牙拽着往外走的莉杏满头问号,反应过来后,基地的大门口传来莉杏尖锐的责备和流牙微乎其微的道歉声



流牙俩人走后,麻桑这才放松下来,双手合十好好拜了拜神牙这座大佛,“嘛,先别急着谢我,若流牙他真想斩杀你,靠我可是拦不住的,而且帮助霍拉…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吧?”神牙轻勾着唇,望向流牙离开的那片漆黑,不知道在盘算什么,麻桑直了直身子,多次参演牙狼的麻桑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尤其是自己还曾经站在过那个位置上———背叛…



他,御影神牙,他只是过于相信自己那虚假的力量,说到底,他也是被神牙欺骗,是个无知的受害者,进入神牙的圈套成为番犬所口中的背叛者,那段众叛亲离的悲剧,是绝对不能,也是不允许发生在黄金骑士身上的…



可…被自己依托的容身之所亲手推下深渊的黄金骑士,那副绝望的样子,一定会很有趣吧…好想看到啊…身陷沼泽只能无力嘶吼的倔强,最终屈服于黑暗的空洞,流牙…流牙…那副样子,会很适合他………的?


呕!!!



麻桑捂住了嘴巴,对于自己脑中那副变态诡异的画面产生了本能的不适,胃里翻江倒海却又没有任何实体的食物,麻桑只能弯腰干呕剧烈的咳嗽,自己怎么能这么…不!!会有这种想法只能是…!!



“这种模样,是成不了我的,麻桑~”,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上麻桑低垂的银白短发,上扬的尾音透露着愉悦,麻桑咬着牙伏着身一动不动,任由神牙像抚摸幼兽一样轻揉着自己的头发,“就算你的演技再好,可心境却达不到那种地步也是不行的啊…”,神牙顿了顿,反过手钳住麻桑的下巴逼迫他抬头直视自己,神牙头顶的灯光刺的麻桑瞳孔不住收缩,视线也有些许模糊



神牙凑过身,人类温暖的体温并没给他的语气增添多少温度,“这样下去,你没有办法使用我的力量,更别提杀掉荒鬼”,话音结束的同时,麻桑下巴上的禁锢也消失了,麻桑直起腰,有些失神的抹了抹嘴巴,神牙淡漠的将自己的杯子送了过去,麻桑虽说内心百感交集,却依然接下礼貌道谢



一口温茶,嗓子好受了不少,快速整理了一下心情,脑中开始回想起神牙刚刚的话:没法使用他的力量,杀掉荒鬼?荒鬼是谁?望着神牙覆着阴影的侧脸,疑问还没问出口,便被神牙抢答了



“荒鬼就是那个操控空间的霍拉,我和你来到这个世界的通道”,神牙翘着二郎腿,撇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哦,是我把它从封印里放出来的,所以你得解决它”,???这什么逻辑,你放的人,哦不,霍拉,要我解决?why?你和门矢士真是看得起我,我拿什么打?拿跆拳道打嘛!?人我都打不死你叫我打霍拉!



麻桑,面无表情,毕竟戏都演在心里,“那,我该怎么办?送人头吗?”,此话一出,麻桑实实在在收到神牙毫不留情的鄙视,再度开口嗓音已经带上了烦躁,“我说过,你需要使用我的力量,靠你肯定是不可能,你必须觉醒,完全的!”



啊~~在麻桑大脑宕机的片刻,神牙已经长腿一挥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对视间,麻桑察觉到了神牙眼中的戏谑与狠戾,顿时,一种不祥的预感从脚底直冲天灵盖,“あの……觉醒,是指……”



银光一闪,神牙的魔戒剑已经稳稳的横在麻桑的脖子上,神牙笑面如魇,在麻桑看来,就如同盯着猎物吐着猩红信子的毒蛇一样,“我会协助你的麻桑,用最快的方法,要么觉醒要么死的那种哦~”,说着,剑刃加上了力道和速度,若不是麻桑及时后退,恐怕自己的项上人头已经被神牙当球踢了…



“哦…反应速度很快嘛,看来还是有点能力的”

神牙眯起了眼睛,赞许的口气里满是赤裸的杀意,麻桑好像突然明白,为什么荒鬼第一次见到自己时,比自己看见他更加慌张,原来那家伙已经被神牙吓过一回了!神牙在麻桑的紧盯中慢慢移步过来,麻桑也贴着墙壁,慢慢向门口的方向挪动



“啊啦,神牙,这样下去会被他逃掉哦”,阿露瓦意有所指,但神牙似乎更加愉悦,语气也轻快了不少,“你觉得我会让他逃掉吗?阿露瓦,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说着在魔导轮上落下一吻,随即,俩道危险的视线交汇在麻桑身上,“啊!”,神牙突然像是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故作惋惜,扬起自己握剑的手在麻桑的面前晃了晃,“麻桑,你还记得我的手发生了什么事吗?”,神牙的嘴角越扬越高,麻桑吞了吞口水,不会是……



“我呀,好像无法斩杀霍拉了呢…但是”,神牙的声音因为要压抑笑意而开始发颤,“我的每一击都是真实有效的哦~~庆幸吗麻桑?你不会死,就算我的剑搅烂你的身体也不会死哦~噗嗤”,神牙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陪他一起的还有阿露瓦那金属质感的笑声,麻桑看着眼前的俩个恶魔早已欲哭无泪,神牙的力量封在自己体内,应该也不会有变回人类的假象了吧…



流牙…流牙…你还是回来把我斩杀了吧!!!啊!!!救命啊!!!!



“欸!”,流牙转过头看着空无一人的身后疑惑的歪歪头,“怎么了流牙?”走在前面的莉杏转过身询问着自己的搭档,“不…”流牙挠挠头,“我好像听见有人叫我,可能是错觉吧…”



是错觉吧……



不,流牙觉得,有些时候,自己的一些预感是相当准确的…



流牙和莉杏回到基地已经是半夜了,这种作息对于二人早就是家常便饭,只是当推开门的一刹那,俩个久经战场的老手却都不由得心里一惊,大厅的墙壁满是划痕还有撞击的裂纹,沙发底木断裂躺在不属于它的地方,盖着一身白絮,实木的桌子似乎被当做防御抵挡了某人凌厉的剑击,这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打斗,那么神牙和麻桑呢?



流牙紧张的环视四周,自己只是不在了一会儿竟然被偷家了,不应该啊,这里是有结界的,霍拉怎么可能找来,难不成,是麻桑又暴走了??如果真的到万不得已…流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拳头也越攥越紧…



“流牙,你听”,莉杏拉住流牙的肩膀,示意他静下心,“哦!有霍拉的气息,就训练室里”,扎鲁巴将声音落到实处,流牙和莉杏对视一眼便一同悄悄靠近训练室



果然,在训练室里,“流牙,霍拉的气息越来越浓了,这种感觉很像…”,扎鲁巴张开的嘴巴突然哑了声,“像什么?扎鲁巴”,流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训练室,并未看到扎鲁巴的犹豫,莉杏扫了一眼扎鲁巴便瞬间明白了,继而接下了扎鲁巴未说完的话,“是像霍拉神牙,对吧”



流牙诧异的看向旁边的莉杏,莉杏没有错过视线而是直接怼上去,澄亮的眸子,不可否认,流牙垂头握紧手中的魔戒剑,其实,这种感觉作为老对手的流牙来说,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是……



流牙闭紧双眼,再度睁开眼的瞬间,漆黑的目光下涌现的依旧是身为魔戒骑士的坚定,“麻桑,如果你真的变成霍拉,那么,至少,由我来斩杀你!!!”随后,一脚踹开了训练室的虚掩的木门………



评论(20)

热度(59)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