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路过的骑士

【流神】重生非人小番外(4)


似乎…是有太久没当过人类了


神牙脚下像踩着了棉花渐渐发软,半阖的眼眸布上雾水模糊了视线,接受着流牙带来的这种窒息感,神牙并没有感到犹如被敌人扼住喉咙濒临死亡的战栗,相反,从一开始技艺青涩的大肆掠夺,到后面熟练缓慢的轻柔交缠,神牙任由流牙夺去他的氧气,也任由自己深陷在他的怀抱里



和亚美理接吻的时候有这样过吗?神牙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想着,又转念一想,霍拉,根本不会在意这种事吧,在意这种事的,只有人类而已,氧气的缺失让神牙大脑开始放空,他几乎将自己大半个重心放在了流牙身上



流牙感受到怀里的不断加大的重量,含着一丝留恋的松开神牙的唇,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俩只胳膊环着神牙的腰,借给他一个支撑身体的力,神牙也没管流牙怎么摆弄自己,反正挂着还挺舒服的,俩个人的胸口此起彼伏,在这种寂静的夜晚,只是单单的喘息声都被放的无限大



“哈啊…哈啊…你再不松开…哈,我以为你要趁机杀了我呢…哈啊…哈”


“呼…你也没拒绝,不是吗?”


毕竟俩人都是魔戒骑士,有着与常人相比格外强大的身体素质,呼吸很快便恢复了顺畅,冷清的晚风让脸上的红晕也慢慢退下,黑云满布的天空,月亮受到了驱逐,隐匿了光辉躲进夹层,悄悄窥视这对阴影下沉默不言的俩人


“呐,御影…”

“叫我神牙”

“神牙,我爱你,我爱的一直都是你,所以…”



流牙松开手,按住神牙的肩膀公正的向后跨了一步,标准的90度鞠躬,随后笔直的向神牙伸出右手,大声说道“请和我交往吧!神牙!”“噗嗤!太老土了吧!道外流牙,你这样我会后悔的哦~”,“诶?”流牙诧异的抬头,眼底里透露出一种求爱被拒的可怜,似乎是没有想到会被嫌弃,悬在空中的手臂有些颤抖,可冰冷的指尖却突然被一股温暖包裹


“嘛,后悔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咯~”


“神牙!”流牙一猛子直接扑进神牙的怀里,神牙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大脑缺氧还没恢复,怎么好像,好像看到流牙身后有条尾巴在摇…咳咳,到底流牙还是个成熟的魔戒骑士,强压住了内心的雀跃,毕竟有些事情不方便在这里解决,还是先回基地再说,流牙拿来了神牙的大衣贴心为他披上


“你现在不是霍拉了,穿的薄小心感冒”

“是是”



一黑一白的身影一前一后消失在了高台,戏剧正式落下帷幕,士胸口的望远镜也失去了它的利用价值,士咂咂嘴,毫不留情的评价到“流牙这个身高是硬伤…”,“是呐,他俩这样抱有点像树袋熊抱着树…”,士惊讶一瞥,随后发出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损啊麻桑,是因为变霍拉的影响吗?”,士显然是没想到麻桑会说的这么生动形象,眼泪都差点激出来



“你吵到我的耳朵了”,麻桑皱着眉头蹲在一闷闷的画圈,士止住笑声,拍拍手,扬手召唤一个次元壁,“那,我就先走一步,按照约定,等你完成了自己的事,我就回来接你”,随后双手插兜大步迈进次元壁,隔绝了身后世界满是怨气的麻桑,麻桑到也说不上幽怨,本来霍拉身上就掺杂着不少负面情绪,心情不好时这种情绪感受的会更加明显



时间追溯回上一话结尾


“凭什么你当月老牵个红线就拍拍屁股走人,让我对付那么棘手的事啊!”,麻桑一拳砸在地面上,大小细丝的裂缝蜿蜒扩散,但麻桑的手却连表皮都没擦破…我就算有力量,但内里也只是个普通人类啊…“没办法啊,解决牙狼世界的问题当然要用牙狼世界里的力量。”士耸耸肩无奈到,“就像你看假面骑士和超级战队里,有时会出现骑士或战队对付不是他们世界的怪物攻击力会减弱或无效的现象,世界观不同啊,设定也不同,既然你现在获得了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就能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



………麻桑沉默,他说的好有道理,但我没真刀真枪跟人干过架呀,虽然我长的可能…不像好人,一个月出门被查三次身份证…但我真的是一个老实本分的普通市民啊!“你真的打算抛下我,让我一个人解决吗…”,麻桑馅的神牙话语里带着三分冰冷,五分质问,二分…委屈?士反正搞不太懂但也大致明白,他拍了拍麻桑的肩膀扯出一个世界毁灭者的笑容,“安心,还有流牙和神牙本尊帮你呢,不过,你得小心别碰上其他魔戒骑士或法师哦”



如何让一个人类快速转换为霍拉?让他绝望就可以啦!麻桑仅存的人类心彻底崩塌,算了,毁灭吧,无所谓了,是任务先完成还是魔戒骑士业绩先提高都无所谓了,无所谓了,呵呵



麻•冷酷脸•桑托着下巴继续观赏夜间爱情剧,士扶起来望远镜,眼瞅着似乎还有后续,便折回麻桑身边继续欣赏自己的“努力成果”



时间回到现在…


“哈…啊…”麻桑擦净嘴角,刚吞下的低级霍拉并被有带来太强饱腹感,直到现在,麻桑还是有点不可置信,自己竟然真的在斩杀霍拉,在用自己的手斩杀霍拉,怎么感觉,这种感觉,很过瘾,很有趣,他本想找几个小霍拉先试试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但没想到,他直接低端进高端走,杀死他们就如同碾碎几只蚂蚁一样轻而易举,就好像,这是他本身就拥有的力量一样!


“这样还不够,我还需要更多,更多力量…”



麻桑攥紧了拳,张开了巨大的翅膀冲向漆黑一片的夜,那是一个相当寂静的夜,人们酣然入睡沉浸在梦境中,偶尔上空掠过的异常风声轻轻打动着窗户,风声盖过了,如同地底生物在挣扎逃窜的吼叫声……



魔戒骑士的神奇体质不由得再一次令人赞叹,流牙和神牙俩人回去后奋战到夜半三更,第二天早上居然依旧准点起床,不过相比较下,神牙的气色是略输一筹,俩人刚一迈出屋,一阵黑风嗖的一下就把神牙卷走了



流牙:??我老婆呢??



“神牙,快帮帮我,快帮帮我!”,麻桑把神牙拉到一角,焦急的摇晃着他的肩膀,神牙扶住腰倒吸一口凉气,另一只手拽住麻桑的胳膊,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嘶…你别晃了!腰快让你晃散架了,怎么了,说!”,“啊!”,麻桑听完神牙的话才注意到神牙脸色苍白,急忙松了手,但又想了想,把手探过去帮他揉腰,见神牙眉头慢慢舒展,麻桑才缓缓说道



“就是…昨晚我失控了……”


评论(15)

热度(53)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