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路过的骑士

【流神】重生非人小番外(6)

唉~没想写这么多篇的说……毕竟,他只是小番外呀…


—————————————————————

流牙前脚踏进训练室,后脚却定在原地,眼光流转间便将空旷的室内景象尽收眼底,战士的直觉逼迫着他的大脑快速分析着室内俩人的战况:俩人的剑术似是不相上下,可细观,麻桑与神牙所示招式有大部分重叠,如同与自己的影子交战一般,若是如此,那体力与智力,则会是决出胜者的关键!



流牙上前几步与莉杏站在室内侧面,适应顶上白炽灯的光线后,聚焦了视线,却发现了一些处在常理却又脱出理解范围的事情:人类身体的神牙身形已经有所迟缓,可以他的性格是不允许将自己的弱像展现在敌人面前,不,是任何人面前,尽管体力欠缺,但依旧表现的游刃有余,这是流牙所能理解的,但他不解,如果是麻桑暴走动手,为什么麻桑看起来像是一直被往死揍的被害一方??



经过长时间的打斗,神牙的额头早已渗出密密麻麻的细汗,堆积成水滴顺着侧脸的弧线滑下落在石灰的地面陷入内里,象征着魔戒骑士御影家族传承与荣耀的银白大衣被随意丢弃在房间一角黯淡无光,身上的黑色衬衣破开七七八八染血的划口,却无一例外都只是魔戒骑士最习以为常的皮外伤,深灰马甲唯一浸透的一块喷溅式血污,还是来自他人的,银丝微垂丝丝缕缕贴在额头,体力的缺失让神牙显得有些苍白和倦怠,却丝毫不影响那高傲的神情和自若的发挥



如果将衣服比做血条,流牙倒是有点担心麻桑的状况…相比于神牙的从容,麻桑西服上下大大小小的破口,破口处裸露的皮肤光洁如新,霍拉自愈的能力向来是招来魔戒骑士和法师嫌弃的地方,但此刻,只能让麻桑显得不过于狼狈,毕竟,他的身上隐隐约约能看出不少贯穿伤口,魂钢对霍拉造成的伤害向来是实打实的,恢复的慢不说,剑一偏说不定直接命没了,束腰上的印花已经被血迹模糊的不成样子,心口的伤还在星星点点的冒出黑血…



啊…神牙好像说过他杀不死霍拉的,一瞬间,流牙眼中的情绪转变为同情,手里紧握的剑也不自觉垂了下来,莉杏与流牙有同样的感触,干脆放了魔导笔思索起如何停止俩人的战斗



俩人的进入神牙和麻桑自是察觉,只是交战在难舍难分之际实在是难腾出闲心,好不容易神牙抓住一丝空隙,打断了俩人的交战,收敛了眼中的狠戾,眼珠一转,眼底显出澄澈的亮光向流牙招手,对于对手的增加,麻桑脸色阴沉了几分,剑锋也偏向流牙的方向,漆黑无光的眸子露出谨慎与戒备



流牙走到神牙身旁,神牙一下子放松下来,疲惫的身体摇摇欲坠,流牙一个眼疾手快揽住神牙的腰,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流牙能听到神牙砰砰作响的心跳,以及一深一浅的呼吸,神牙低着头沉默半晌自顾自的咯咯笑了起来,抬头的瞬间对上了流牙的满头问号,没等流牙脑子转过弯,神牙抬手扣住流牙的肩膀猛地往前一推,自己由着惯性向后退去



“诶!?”流牙一个趔趄却依旧以优秀的反射神经接下了麻桑的当头一剑,神牙捂着肚子似乎是扯到了内伤,痛,笑声却丝毫未减,“感受一下我一天下来的努力成果吧,流牙!”



哈…?一开始的流牙并未理解其意,直至正面与麻桑交手,流牙才明白其中的含义,麻桑冷酷的神情满是杀气的眼神,一招一式都带着神牙的影子,像是神牙的复刻却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机械感,“麻桑!?”,流牙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冰冷的像个神牙复制人一样的人,是曾经陪自己聊天聊地趣味十足的井上正大,“麻桑,你清醒一点!!!不是你说的,你是麻桑,不是神牙啊!!”



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啊,笨蛋流牙…



魂钢碰撞的声音响彻在空荡的训练室,以及,麻桑的脑内,烦死了,麻桑的意识体双手抱膝缩在大脑的角落,这种叮咣的声音一天内已经听了不下千遍,身体千疮百孔似乎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了,一开始,还会有痛感,致命伤都受了十几次了,这点小伤还会痛?麻桑晃了晃头,他感觉自己走上了某个白发单眼红瞳带着面具的美食番少年的黑化之路,关键这种情况还真能对上…无语死了



“还真是能忍耐呢~”一道细腻的女声传了进来,麻桑微微抬眸,一种蓝翼蝴蝶翩翩飞舞,落地化成一个黑衣性感的女子,“亚美理啊”麻桑眼皮跳了跳,这个女人来这绝对没有好事,高跟鞋咯噔咯噔的声音停在麻桑半米开外的距离,可这种距离却依然让麻桑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不适,“别表现的那么反感嘛~只是神牙想看看你的状况而已,看来,神牙的方法还是蛮奏效的,既让你保持心神,又培养成了一个出色的替~代~品~”



亚美理捂嘴嗤笑,麻桑心烦的咂咂嘴,不耐烦道“所以,你是来干嘛的?如果没事,就请出去”,麻桑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这一举动惹得亚美理撇起嘴,语气也没了之前的轻佻,“说话还真是不客气,到底是个人类,想配得上神牙的力量,再多死几次吧!”



哼哼…麻桑坦然的站起身,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唇角带上笑意,“配得上?不是这样吧,神牙只说让我能使用力量,所以,只要我能使用它,无论用什么方式都是可以的”,麻桑将手举到亚美理面前轻巧的打了个响指,霎时间麻桑的体内迸发出巨大的黑暗能量把没有防备的亚美理震飞出去



与此同时,与流牙交手的麻桑身形一滞,深邃黢黑的瞳孔散出磷绿色的光芒,无数的黑暗如同蚕丝层层缠绕在麻桑身上形成裹挟着利风的巨茧,流牙被打出几米远撞在墙上,神牙在莉杏幻化的防护罩中饶有兴致的观赏着



“你怎么会…!?”亚美理不可置信的摔在地上转瞬化作莹莹蝴蝶,消失在了麻桑的面前,“拥有相同性质的力量,是可以相互融合的,与其强行获得他人的力量,倒不如融合侵蚀来的安稳妥当,这才是神牙想看到的,他想看到的是……”,麻桑低头看着自己已经开始异变的双手不禁自嘲,“是我痛苦的绝望啊…”



骨架黏着血膜的翅膀撑破黑茧,圆形的冲击以茧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没有肉体的伤害,但每个人的心里都感受到了冰冷刺骨的威慑和恐惧,如王者降临,黑雾散去,流牙他们的面前站着再熟悉不过的——霍拉神牙



神牙本尊拍手叫好,踏着摇曳的步伐走了过去,“等等!神牙!”,流牙在后面紧张的叫出声,麻桑变成了霍拉神牙,这很危险!!麻桑的霍拉眼轻瞄了走向自己神情愉悦的神牙,抖抖翅膀将自己包裹,再度打开,翅膀化作黑色星点消失不见,麻桑也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一双刻着咒文的绿色眼睛稍瞬即逝,又恢复了原本的漆黑



“怎么样?拥有力量的感觉如何?~”,神牙摊开手笑的温柔,眼底也满是赞许,麻桑自是不客气,双手环上神牙的腰,将头埋在他的颈窝用力蹭了又蹭,活脱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在向自家大人撒娇的模样,“好累,好饿~”麻桑窝在颈间的声音软糯粘腻,听着更委屈了,神牙轻拍着他的后背,“是是,等事情结束就让流牙去给你抓夜宵,好不好?”



流牙:???



流牙看着麻桑粘在自己家男朋友的身上,虽说目前没什么危险,但手里的剑不知道是受还是不收,流牙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最后还是没忍住收了剑将俩人拉开,麻桑似乎是真累了,不仅一扒拉就卸了力,也没调侃流牙这个护妻狂魔,霍拉饥饿的本能正催促着他快点进食,麻桑的目光不着边际的掠过大开的木门,那是一片黑洞,但那里有什么在场的人却已经心知肚明…



“好饿…碍事…”麻桑喃喃着,眼里的光越来越冷,“别藏了,早发现你们在了,再躲下去可就没意思了”,神牙一把将麻桑拽到身后,而流牙则站到了神牙身侧,眼底里流露着一丝慌张却没戒备和应战的打算



门口响起脚步声,一高一低的身影缓缓站到光下,“蛇崩猛龙,楠神哀吏空”,莉杏倒吸一口冷气,这俩人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虽说是有过多次并肩作战的伙伴,可遇事都是公事公办的个性,想来,这次到访也是为了神牙…



猛龙抽出柳叶刀,锋指着流牙,“原以为一个御影神牙就够闹腾了,没想到…”,猛龙斜了斜眼盯着人墙后正因为饿肚子而放空大脑的麻桑,“黄金骑士的作为,我可不能认同啊,流牙,我们需要一个解释,番犬所也是一样”楠神推着黑框的眼镜,语气没有任何起伏,纵使他什么都没说,也在无形中给流牙安上了莫须有的罪名



流牙咬咬唇,默许了他们对自己的怀疑与质问,神牙可不是受气的主,他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更不归他们管,麻桑同样如此,“你们怀疑自己的朋友?”神牙睨了俩人一样,直白的提问反倒是让楠神俩人哑了声,麻桑走上前,猛龙的刀瞬间横了起来,楠神也支起来弓,麻桑并不想理会他们的“无理取闹”,竖起手指道“我帮你们消灭了霍拉,目前还没伤过人,就算在自然里,虫子也是分益虫和害虫的,你们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过来训斥别人”



猛龙啊了一声,明显是被神牙异常的表现和话语绕了思路,楠神是跟上了麻桑的思路,淡淡开口“霍拉,只有害没有益,别忘了神牙,你吞噬的霍拉也是人堕落变化的,没有你们霍拉,他们都会有自己光明的未来,是你们,将他们的未来粉碎!”,楠神一番慷慨陈词,不仅是猛龙,连神牙身旁的流牙也投来认同的目光,“哈哈哈!真是出奇一致的说辞哈哈哈哈哈哈!”神牙半掩着面,笑的花枝乱颤



“额,虽然这并不好笑,但这么中二还听了俩遍,笑成这样在所难免,他不是故意嘲笑你们的……说辞…”,麻桑扶额打了圆场,这俩种截然不同的反应让楠神皱了眉,心底的疑问油然而生“你,到底是谁?”


—————————————————————


诸君,元旦快乐!新的一年,希望我们磕的cp不再冷圈,关注的太太天天产粮…凌晨三点多了,本来想写在评论区,审核太慢,我要睡了,抢不到首评了(*・´ω`・)っ[ 恭喜发财 ]

评论(14)

热度(51)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