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路过的骑士

【流神】重生非人小番外(3)



“…御影…,门矢士…,额,神牙…”,流牙掰着手指头来来回回数着面前这同分异构体的三个人,“都说了,我是井上正大!”,麻桑撇着嘴一把按下了流牙还有点无力的手,差点跟死神碰一碰的道外流牙经过莉杏的“全力抢救”总算是缓了过来,莉杏看到三个神牙也是大吃一惊,可她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魔戒法师,心理承受能力是一顶一的强,而身为这样强悍的魔戒法师的搭档,有着黄金骑士的道外流牙,还有些恍惚的坐在沙发上阿巴阿巴,眼睛却有意无意的扫过神牙行头的麻桑…



御影坐在流牙旁边轻拍着他的后背帮忙顺气,麻桑百无聊赖的坐在流牙另一侧扣弄着袖口上的花纹,士坐在麻桑旁边的侧沙发上为自己续上了一杯热乎的茉莉花茶,莉杏则站在不远的一侧看着这副诡异的场景,暗里默默为流牙捏了一把汗,流牙暗淡空洞的眼神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时不时停留在神牙原皮的麻桑身上,而这自然没逃过世界破坏者的法眼,热气氤氲模糊了士染上笑意的眼睛,撂下茶杯,率先起身,顺带拉起了一脸懵的麻桑,开口道



“还别说,这套衣服挺好看的,对吧?流牙,麻桑”,士双手扶住麻桑的肩膀将麻桑的正面扭向流牙,流牙怔怔点头,没有回话,“啊?嗯,确实挺好的,而且还特方便呢”,麻桑没理解士想干什么,只是接着话说了下去,流牙呆呆的抬着头也是不解,“不过你脖子不冷吗?”,士抬起一只手用手背贴上麻桑精致的下颚,麻桑皱着眉偏头,细致的脖筋随着他的躲避的动作凸现着连至锁骨中心,士挑挑眉并不在意,而是继续向下滑,蹭过白皙通透皮肤,勾起项链的手指有意无意摩擦下裸露的锁骨,流牙眼睛睁了睁,后背也挺立几分



士勾勾唇,又上钩了!士放下手又将目标转移到麻桑的暗纹腰封上,“你束着这个不难受吗麻桑?”,士俩只手扶在麻桑的窄腰俩侧,上下摩挲着,目光交错间士用余光观察着流牙的变化,“还好,就是不能使劲弯腰,得挺着身子”,说着麻桑还将背挺了挺,流牙眼睛又亮了亮,却也不敢再流露更多,士笑的得意,把麻桑转过来背对流牙,可双手却穿过两侧摆弄着腰封后的绑带,“有趣的事要发生咯,麻桑”,士悄悄对着麻桑耳语,反而让麻桑更加云里雾里,不敢乱动,生怕出什么岔子把自己也搭进去,士不动声色,玩弄带子的手隐隐约约又下移几分……



咕噜,流牙看着面前的景象不禁咽了口水,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盯着士的手,神情居然带上些许期待…流牙的专注让他忽视了身侧那双冰冷且充满杀气的眼睛,莉杏在一旁紧张的攥了拳头,大声咳嗽了一声,这一声惊醒梦中人,屋内气温骤降,流牙颤抖着缓缓扭过头,“御…御影…你听我解释…”,士松开麻桑一脸奸笑的后退俩步,麻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追着士站到他的身后



御影浅浅笑着,可是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流牙咬着下唇试探着直视自己爱人的眼睛,却又心虚的错开,御影冰冷的眼神像是法官审视着一个罪孽深重的犯人,眼底泛着的寒光从上往下慢慢扫下去…最后落在下面一点,意识到御影在看什么的流牙迅速夹住腿,可魔戒骑士的黑色皮裤将他的欲望打包妥帖送上明面,流牙将头埋的更深了,泛红的双耳间是流牙苍白满是冷汗的脸,“御影…御影,我错…唔!”



御影神牙抬手捂死了流牙的嘴,探身上前,薄唇磨蹭着流牙柔软的耳垂,宛若吐着信子的毒蛇“真是低下的欲望啊,道外流牙~”,温热的吐息湿润着流牙的耳廓,但传入耳中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冰冷,“御影 我!”,御影没有理睬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基地,身体上的温度瞬间消散,流牙呆坐在原地不知所措,莉杏实在是看不下去,一拍脑门,冲过去拽起流牙“流牙你个木头!还愣着干嘛?快追呀!!”



“哦,哦!”,流牙木讷的跑出基地,留下头疼的莉杏和摇头的麻桑,以及罪魁祸首——门矢士,“你是真闲的,挑拨他们干什么”,麻桑抱着手望向一直憋笑的士,“嘛嘛,等着看就知道了,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士拍拍麻桑的肩膀,递来一个靠你了的眼神,“啊?要干什么?”,“当然是追过去啊!接下来靠你的霍拉感应咯”



流牙刚追了出去便失了御影的踪迹,有几次流牙似乎在人群中看见那银白的身影,可追过去后却是空空如也,御影在躲他…流牙痛苦的抱住头,道外流牙啊,道外流牙!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你现在的爱人是御影神牙,是身为人类的御影神牙!他不是他,他不是他啊……



御影离开了多长时间,流牙寻找了多长时间,直至夜深人静,月照高头,流牙才在城市中心最高楼的楼顶天台找到了他,天台很简单,只有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大铁桶和一个水泥砌起用来当备用发电室的四角小屋,连周边的防护栏也只是染了红漆的铁杆,可月亮似乎格外关照这个简易的平台,给予它比其他楼顶更多的亲近



流牙找到御影时,他半个身子正趴在防护栏上伸着一只手,享受着月光在手指流动缠绕的感觉,流牙一小步一小步向前挪动,尽量不去打扰到那个银灰圣洁的背影,今夜的月亮格外圆亮,清冷的光辉照耀下御影就像一个收起银白羽翼降临人间的天使,流牙屏住呼吸,怕一个细微的动静,都会让他的天使张开翅膀消失在他面前



几缕云丝开始侵入这一尘不染的银盘,御影眼眸暗了暗,收回了悬在空中的手臂,磋磨着手指珍惜着月光留在指缝间的余温,流牙停下脚步站在阴影中,御影侧侧身,嘴角勾着一抹浅笑,将象征着家族世袭及魔戒骑士荣耀的银灰大衣脱下,随意搭在护栏上,没了这厚重的大衣,御影就像解开一层束甲,发出满意的轻哼



流牙暗中望着御影的动作,没有做出动静,沉默的立在原地,御影松松脖子,转过身,背光的他脸色看上去更加阴沉,可嘴上挂着的笑却让流牙心里咯噔一下,他看不清看不懂御影到底在想什么?生气?愤怒?嘲讽?但无论是哪一个情绪都对不上他的表情…



“流牙,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离开我的月亮?”

“诶?为什么…”,流牙希望御影可以给他答案,可他的阴冷的眼神分明是要他自己来想出答案,“为…为什么…,我…我不知道”,流牙小声嚅咽,嘴里像灌了胶一样,每一个字都粘连在一起黏糊不清,“为什么我会离开我的月亮呢?”,御影步步逼近流牙,流牙撇开视线向后退去,咚的一声闷响,橡胶的鞋跟碰撞在实心的墙壁,流牙背部紧贴着水泥墙,笼罩在御影的阴影下



“为什么会离开月亮…”

“我为什么会离开我的月亮,来到你身边呢?”

“你的…月亮” 他的月亮是谁?

“为什么呢?”

“为什么?” 他难道…是…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你?道外流牙~”



噗嗤一声御影笑了起来,大片的黑云已经遮住的大半月亮,流牙抬起头,迷茫散去眼底泛出了惊喜和光亮,他抬手按住御影的侧腰,猛地发力调转的俩人的位置,将御影抵在墙上,另一只手插入银丝垫在他的脑后,等待着御影神牙的是流牙含着苦涩的思念的吻,没有厮磨空隙直接单刀直入,加深,加深,再加深,御影神牙的双手搭上流牙宽阔的肩膀,在流牙如洪水猛兽般的强烈攻势下稳住身形



“啊西…”得了霍拉优良夜视力的麻桑捂住了双眼,虽然这是自己所期待的,可当这场景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士举着望远镜咬了一口手中的面包,一时间不知道哪边更加津津有味…靠着麻桑的感知,俩人来到最佳观赏台来“看戏”



“哦~进展很顺利嘛”,士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斜了一眼蹲在一旁表情复杂的麻桑,“怎么,看不惯呐”,士依靠在防护栏上又咬了一口面包,麻桑抬头望了一眼士,坏笑着凑过去,“呐,你和海东是不是…”,本来只是开个玩笑,谁知士突然仰头45度望天,然后重重叹了口气,这,算是默认?



“淦!一群死gei!!为什么!?我看起来很像是弯的吗!?”,麻桑满脸不解,难道我是进了什么一定会成bl的世界吗?!


“别废话了,接着看,顺便告诉你,我知道你在这个世界的任务了,麻桑”


评论(15)

热度(66)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